重磅消息 中国领导人将不战而屈美之兵!
发布时间:2016-09-28 09:17:47    责任编辑:人和军事

“中美关系的前景没有答案,即不能说中美必有一战,也不能说中美必定能跳出修昔底德陷阱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表示,“我觉得中美最后避免作战的可能性还是很大,避免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很大。虽然台海,南海都有危机,但是以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能力,每一步都会掐着美国的忍耐边界。我推算最后我们不是真动手打,而是把他挤出去,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。”

中美之间虽然问题重重,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,矛盾应该还是可控的。我把我们的机遇分成三类,一类叫做老游戏新选手,游戏是老的,新型大国,但是这两个选手是新的,一个是我们的规模特别大,我们都是超大规模国家,超大规模带来物理上好处,真的打不赢对方,你累死了,对方还活着,这跟欧洲国家不一样,欧洲国家弄得不好就输了。实际上中美的韧性都非常强,对方怎么打都输了,最后不喜欢也凑合着过,这是第一。第二,两个都是文明型国家,文明型国家比民主国家宽容度大一点,包容性大一点。另外就是中国和美国看起来挺对立,一个共产党国家,一个多党民主国家,一个基督教国家,一个世俗国家,但是两国的文化有共性。比如两个国家都是实用主义者,都是物质主义者,都是个人主义者,都极其重视家庭,所以我们自然生存的社会比较像。我有很多同学移民了,移民日本、美国、欧洲,但是他们最喜欢的还是美国。

另外就是中美两家都非常重视软力量,所以很喜欢讲理,收服人家的心,这个跟日本、俄罗斯不一样。最后中国跟美国玩游戏的时候,中国是玩太极的战略,日本、德国和美国都是玩拳击,硬碰硬,当美国特别生气的时候中国不做声,当美国忙不过来的时候中国一定是出手的。2010年美国开始整我们,就是回归亚洲,但是2010年到2012年底,习主席接班之前,中美关系结构还是可以,因为那时候胡主席执政,胡主席脾气挺好,结果美国怎么整我们,中国没有任何反应。胡主席跟中国人民讲我们要聚精会神搞建设,一心一意谋发展,这是无招胜有招,也挺好。这是第一类机会,因为双方游戏方法不一样,所以不太容易打起来。

第二类机遇,也是五点,老游戏新背景,第一个新背景是核武器,核武器使得两个大国很难正面相撞。100多年前英国和德国有矛盾,后来打起来,因为那时候没有核武器,有核武器还是一个制约。核武器是超大型的杀人武器,无法控制后果。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全球化,虽然因为英国脱欧,全球化会遇到一些挫折,但是总体上全球化往前走。全球化导致一个问题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全球化是一种天然的约束因素。还有一个是市民社会,市民社会本身是反战的,很计较利益,不愿意战争。美国市民社会是比较强大的,中国这几十年市民社会发展的很快,特别是一胎化政策使得中国人现在很难下决心打仗。市民社会崇拜的英雄都是商业英雄,比如比尔盖茨,巴菲特,现在小伙子都想做比尔盖茨、马云,很少有小伙子想做林冲,做巴顿将军,当然这种人也有,但是比例很小,正常的小伙子都想做世界首富,所以市民社会的强大本身对战争有约束。

另外还有一个是联合国和国际法的刚性化,100多年前英国和德国打仗有一个原因是没有中间谈判的平台,他们俩如果谈崩了,谈崩就没地方谈了。现在不一样,现在有很多国际场合可以谈,另外国际法的约束力也比100年前大一点。最后还有美国人的贡献,美国在过去对国际格局有贡献。西方国际关系学界把国际政治的性格归成三个类型,霍布斯主义、洛克主义、康德主义。这是西方总结的,但我们可以拿来用。

19世纪欧洲列强主导天下的时候,那个时候是强权政治,大家就要抢殖民地,牢牢殖民地,殖民地内部排外,所以那个时候的列强一定要抢殖民地,就像现在生意做的好有一个好座驾是一样的。那个时候上来就抢殖民地,所以矛盾很尖锐,经常抢来抢去就打起来。但是美国从一战开始介入国际事务以后就带来了变化,把国际政治的性格改了,原来大家抢殖民地,直接是力量碰撞,所以我们把它叫霍布斯主义。但是美国人上来以后就改了,改成洛克主义,什么叫洛克主义?洛克主义就是法治主义。美国上来以后就说你们不要抢殖民地,去殖民化,你们抢什么?抢世界市场的份额,所以美国来了以后真的有世界市场,大家不要抢殖民地,抢殖民地又死人,抢了以后你占领也挺费钱。因为抢了以后人家民族觉醒就要抵抗,抵抗就要死人,所以美国跟欧洲列强讲大家别抢殖民地,成本又高,我们之间还打起来,于是就搞一个普遍的世界市场,大家去抢世界市场的份额,这样就可以不打仗,通过自己努力,通过技术创新,把自己的份额搞大,一样也可以繁荣起来。这个跟19世纪欧洲主导的体系比就进步了,我们把这个体系叫洛克主义体系,这个体系肯定是进步的,对中国的崛起是有贡献的。

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后有两次崛起,一次是二战以前,一次是二战以后,二战以前日本就学西方列强抢周边底盘,欺负中国、邻国,先抢朝鲜半岛,再抢台湾,还准备征服大陆,结果遭到抵抗失败了。但是二战以后日本又崛起了,这次崛起是和平的,因为美国给他提供一个机会,你不用抢殖民地,你把你的市场份额搞大就可以,收益是一样大,甚至还大一点,所以二战以后日本从士兵变成优秀的工程师,也崛起了。咱们国家这30年应该说做的不错,我们也没有打仗,除了改革之初1979年打了一下,后来一直没有打仗,挺好的。因为外面真的有一个比较公平、开放的世界市场,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,扩大我们的市场份额我们就崛起了。我们这30年崛起也受益于美国领导的体制,这一点不承认不客观,或者老百姓的话是没有良心,我们主要靠自己努力,但人家给你一个机会,也得承认。

第三类机遇,过去四十几年我们中美关系当中留下很多可以利用的资产,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到现在,经过40多年的努力,中美关系还是有很多遗产可以利用。第一个遗产就是经济上相互依存,现在达到了很高的程度。我们是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,美国也是我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,而且我们顺差的主要来源是美国,我们积累了庞大的外汇储备,最高的时候达到3.95万亿美元,最近掉了不少,现在是3.2万亿美元。为什么我国外汇储备2/3都放在美国买国债,买公司债券?网上有一个谣传,咱们买美国两房亏了,其实不对,我们是赚的。2008年美国出了危机,美国财政有几个月有点危险,美国政府的收入主要是两个,一个是税收,还有一个债券。咱们中国政府的财力不错,一个是税收,一个是国债,还有一个特点是卖地。美国政府没有地,我们是拥有地,可以卖地,实在不行就让国营企业捐献一点,所以中国政府有四大收入来源,美国就两个,一个税收、一个国债,金融危机的时候就没有税收,所以主要靠国债。

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,有段时间美国国债利率急剧上升,国债卖不动。这个时候找中国帮忙,中国就在2008,2009年买了八千多亿债券,对稳定美国的债券是有好处。另外除了买国债,我们当时也到证券市场抄底,其中一个抄了房地美、房利美,这两房是政府支持下的股份制公司,专门给房地产业提供保险,因为金融危机从房地产业开始,金融危机的金融骷髅叫次贷危机,美国的房屋贷款叫优质贷款、次优贷款和次贷,第三类出了问题。因为房屋贷款出了问题,所以房地美、房利美差点破产,股票最低的时候跌到2毛钱,还没人买。后来中国进军买,大概我们后来平均持股是4毛钱买的,现在大概房地美、房利美的股票价值7块多钱。我估计我们不会持到现在,持到现在就赚大了,可能中间某一个点走了,但是4毛钱进,4块钱卖也是不错,应该赚不少钱,所以网上讲我们买房地美、房利美亏了其实不是,是赚了。

现在我们的金融资产很多,外汇3.2万亿,其他的金融资产还有3万多亿,截止到今年6月30号,我们中央政府直接掌握的海外资产接近7万亿美元,不算私人的,地方的,其实中国海外的资产很厉害,超过我们的gdp。其中中央政府掌握的6万多亿,将近7万亿的资产,好像2/3是在美国,这是大家猜的,因为中央政府一直没有宣布我们的资产结构,但是国际市场猜测大概有2/3放在美国。为什么我们要放在美国?坦率来说没有很好的选择,国内没有什么投资机会,如果外汇都变成人民币拿回来就通货膨胀了,不能拿回来,拿回来也没有用,没有赚钱机会,所以只好放在外面。放在外面也没有好的出路,比如你不买美国债券,你买欧洲和日本债券,保险性更差,流动性更差。

还有一种说法在国际上投资,其实投资机会也是很宝贵的,也不容易找的,世界上最好的投资机会就是中国和美国,其他都不行。你投到阿拉伯,第二天人家给你砸了,血本无归,不是你想投就投,所以不买美国国债,投资没有机会,买欧元、日元风险更大。还有一种网上很时髦的观点是不是去买黄金,买黄金我们一直这么做,但是不怎么解决问题,我们中国的黄金政策是我们只进不出,我们黄金从来不对外出口,我们只对内进,我们中国大陆市场每年销售800多吨黄金,有400吨是收购老的黄金再卖给他们,所以是有一半是老存活,有一半是新的,这400多吨基本上靠外来进口,我们直接从国际市场进口进大概是一百七八十吨,通过香港又进口一百七八十吨,走私七八十吨,加起来400吨。而且国际黄金市场盯着我们,如果我们大规模购买,要么就是疯涨,要么就停了。我们国内每年产黄金400吨,全部作为储备,不进市场,所以我个人估计现在储备量是非常大的。对外宣布是1600多吨,我估计不止,应该是数倍于这个,我们黄金储备量应该非常大。

大概现在情况是这样,我们政策是只进不出,卖给普通老百姓,藏金于民,每年进口400吨,这已经是国际市场能给中国的极限,我们自己生产的就全部留下来作为储备。坦率来说我们已经最大努力去买黄金,因为全世界一年就生产两千吨,工业还要用一点,别的国家还要买一点,所以给你400吨,已经很了不起。有人算过,人类认识到黄金的价值,到现在人类整个黄金是10亿盎司,10亿盎司乘以一千两百多美元,就是1.2万亿的外汇储备,我们拿1.2万亿就把人类所有的黄金都买来了,不可能。所以不是说外汇储备局的人没有我们聪明,我们这种业余选手能想到的办法人家都试过,还真就是没有办法。而且坦率讲,只要我们国家坚持出口导向型战略,外汇储备在未来还是要上涨的,除非整个经济结构彻底改了,决定内部驱动,那个时候可能不会增长。只要是对外开放,而且是出口导向,一定是增加外汇储备,外汇储备还是一个事,太多以后压国内资金。总之,外汇储备局的朋友分析过,从现实操作角度来讲,只好买美国国债,量大,流动性很好,想出手就出手,收益还可以,基本上有保障。所以中美过去44年,一个战略遗产就是经济上绑在一块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

第二个遗产,中国和美国人际关系很密切,中国人在美国大概是600多万人,跟犹太人差不多,美国官方的统计是400多万人,但是华侨工会统计多一点。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?东南亚国家使用移民美国的配额,里面大部分是华侨,因为华人在东南亚国家是受到歧视,比如你在马来西亚,马来西亚的宪法规定国家权力必须照顾马来人,是写在宪法里的,所以华人在马来西亚能力再强,你在国营公司只能当到副总经理,当不了总经理,在派出所干的再好也只能当副所长,所以很多马来西亚华人就把孩子送到美国。从这个人的国籍来历看是马来西亚人,但是一问是华人。很多东南亚国家最后移民美国、欧洲的配额都是由华人用了,因为在当地没有发展机会就跑出去了。现在美国大概是600多万华侨。另外我们两岸分离,有部分人喜欢老国民党,不喜欢我们,但总体来讲多数华侨非常爱国,所以他们是我们中美之间很特殊的黏合剂。另外就是中国各个省市、教学机构都跟美国有伙伴,这个人际联系是一般国家没有的。

第三个遗产,我们共同应对了很多国际问题,比如反恐,对付朝鲜闹事,还有伊朗核问题,我们也是共同解决,去年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,我们中国做了贡献,美国和伊朗是主角,中间好几次谈崩了,是我们想办法拉回来的。另外全球问题,比如气候变化,去年巴黎气候变化会议达成很重要的协议,这个协议有一个前提,文本是中美两家起草的,我们两家起草以后交给大会就通过了。几年前在哥本哈根开会,因为中美闹翻了,这个会议就无故而终。我现在有一个学生在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工作,他告诉我联合国安理会的重大问题最后都是中美来谈判,最后达成协议就会有决议,我们达不成就托着。推荐关注微信搜索:神探007.现在联合国是这个情况,俄国人讲话,美国不理他,英法在里面也谈过,反正讲完之后我们两家好像都没听到一样,最后英法也不参加,把意见给美国。所以现在联合国开会最后都是中美两家吵架,俄国把意见给我们,英法就把意见给美国。但是这几年多数时候还是有一个决议,说明中美吵归吵,最后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。

第四个遗产,邓小平的战略选择,什么战略选择?融入到美国的体系内发展,这个给中美双赢创造了前提,中国总体来讲在国际上采取一个改良主义态度,而不是革命态度。不是说中国不能闹革命,中国其实可以闹革命。我昨天谈南海问题,其实我们中国有一个问题已经开始闹革命,拉朋友圈,现在拉了七十多个朋友圈支持我们,这有一点毛泽东的思维。美国拉欧洲、日本盟友压我,我拉这些国家,现在拉朋友圈可能会赢。因为欧、美、日加起来是9亿人,美国是3个亿,欧洲是5个亿,日本是1亿多点,当然依附于欧洲集团还有一些人,像四小龙都是依附他的,国内的工资都是依附他的。所以美国集团9亿加跟班大概20亿,咱们中国真要下力去拉,可以把其他50亿人都拉过来。最后秀了一下,我们这70多亿人,现在已经超过40多亿人,最后世界要拉朋友圈,我们会比美国厉害,我们会告诉美国人,我才代表国际社会。中国和印度就有人类的40%,非洲11亿黑兄弟都是听我们的,还有巴西等等都可以拉过来,所以真要拉队伍,我们队伍比美国大。在南海问题上,我们最近秀了一下我们的朋友圈,但是总得战略方针还是小平的方针,在美国体系内崛起,充分利用现体系的便利发展自己,这个战略选择有助于控制中美矛盾。

另外还有一个历史遗产,在过去10年,我们中美之间已经发展出非常好的对话机制,按照中国外交部的说法,现在中美之间有98个副部长和副部长以上级别的对话机制,现在主要的政府部门都有美国的伙伴,而且参加谈判的处长都有对方的手机号码,家庭号码。这种对话机制一般国家没有,包括美国和盟友也没有,但是中美之间是有的,这对中美关系有便利。

归纳一下,虽然中美关系问题重重,而且以后的问题比今天还要多,但是中美关系的总框架还是合作,为什么可以合作?因为存在三方面十五个项目的机遇,三方面就是老游戏,新背景,还有历史遗产,如果能把这些东西充分利用好,这些问题是可控的。

下面我们谈谈现行政策,客观的挑战在这,客观的机遇在这,现在就要看主观上怎么用。现行政策,美国的政策有一点老,它就是亚太再平衡。在2010年看到中国gdp超过日本,制造业总量超过他,然后他就紧张了,采取挺老的一个办法,就是回归亚洲,这是希拉里克林顿提出来的。2010年7月23日在越南河内开aif年会突出要回归亚洲,这个弄的中国非常恼火,从中国来说这个不地道。因为当时中美说好重要的战略调整要通报对方,结果没跟我们商量就提出来了,当时中国是非常恼火的。后来提出来以后,前任政府就出来批评,你说回归亚洲,是不是指责我放弃亚洲,小布什就说我什么时候放弃亚洲,没有放弃,所以后来希拉里就改成转向,全球战略重心从欧洲移到亚洲,从大西洋移到太平洋。结果欧洲人不干了,欧洲人说我是第一盟友,老子都跟你过了70年,你想跑还是怎样,于是就有了亚洲再平衡。亚洲再平衡实际上有一个暗示,亚洲地区原来是平衡的,后来因为你们中国的崛起,还有因为你们中国的行为咄咄逼人,所以平衡就打破了,我作为世界一把手,我有责任恢复你们的平衡。这个词对美国比较有利,对我们不太有用,然后用下来了。

从最早的回归亚洲到亚洲再平衡,其实内容很稳定,内容就有4个。第一,军事,美国把60%海空军移到这边来,这是公开宣布的,到2020年60%的海军就过来了。当然有美国的朋友统计过59%都已经过来了,这就像冷战的时候对付苏联,60%的军力在北大西洋对付苏联,20%保卫本土,其他20%机动,现在美国就用冷战的方法对付我们。为什么最近美国对俄罗斯比较客气?战略上想拉俄罗斯,军事上真的没有余力,就是八路军的主力团已经到这里,放在那边就是县大队,对于伊朗就是区小队,所以没办法,只能低调一点。总之他的回归亚洲第一招就是军事,而且抬的特别高,搞的中国人心理不舒服。第二招是tpp,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关系,这个实际上就想搞一个贸易圈,把中国排出在外。外交是什么?外交是聪明外交、灵巧外交,什么叫灵巧?充分利用中国和邻国的矛盾,中国跟越南、菲律宾、日本的矛盾。第四,抓住中国,影响中国。这是美国回归亚洲的四大安排。

这是美国2010年对付我们的总方针,这个方针很稳定,从提出到现在一直没有变,不管中东怎么乱,不管俄罗斯怎么闹,一直没有变。如果希拉里上台,这个政策还会继续下来,而且对我们更严厉,因为希拉里是这个政策的设计者,所以她上来会继续推这个政策,而且推的力度比奥巴马大。奥巴马只是光说不练,很会说话,特别是对大众说话。我自己没有听过他说话,但是我有学生在美国工作,他就说奥巴马这个人是有本事,在大众场合说话非常激动人心,很善于调动大家情绪,但是他有一个弱点,执行不利,说的很好,但执行不下去。希拉里不一样,希拉里上台以后执行力肯定比奥巴马强,这个女性很厉害,是美国职业女性的骄傲。但是因为她的性格鲜明,有些人很喜欢,有些人很恨她,所以民众对他的态度分化的很厉害。希拉里这个人非常能干,她跟她先生克林顿是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同班同学,克林顿追求她,然后谈恋爱成了。

他们毕业以后各自开了一个律师所,一直到克林顿去竞选阿肯色州的州长从政。他们俩开律师事务所十几年,每一年希拉里的收入都是高于克林顿,然后美国律师协会每两年评百强律师,希拉里被评上了百强律师。克林顿每届都申请,每届都是出局,直到1992年克林顿当总统。当时纽约时报有一个漫画,讲他们两人的关系,就说他们夫妇俩周末出去旅游,到了一个加油站,希拉里下去跟加油站工人谈笑风生,谈了很长时间。上车之后克林顿就说跟他有什么好谈,但是希拉里却说这是我第一个恋人,好久不见了。克林顿就说幸亏你嫁给我,否则你就是加油站工人的老婆。后来希拉里火了,她说如果我嫁给他,他就是总统,你就是加油站工人。这就是美国人对他们的看法,其实她比她先生强,而且从结婚到现在,一直都是她说的算。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,第一,她非常能干;第二,她非常有脾气,对我们有看法,所以她上来会麻烦一点。

川普上台可能会好一点,他对亚洲没有那么关心,对欧洲、中东更感兴趣,所以比较好打交道一点。特朗普是孤立主义者,不愿意承担太多的国际责任。我估计川普上台以后先跟盟国吵架,因为他说我给你保安,你都不缴费,这怎么行,像日本、韩国、沙特都要缴费。但是这些盟国穷的很,连工资都发不出来,还给你缴费,我还不交,能拖就拖。所以川普上台其实是好事,首先跟盟国吵架。

第二跟邻国吵架,因为整个竞选有个基调,防止拉美移民。好几个场合川普讲一些很傻的话,说中国为什么没有墨西哥移民,因为中国修了万里长城。后来秘书急了,老大不能这么讲,因为长城是3000年前开始修的,而墨西哥这个国家1821年才成立,没有关系。但是他不管,继续讲,下面的老百姓都给鼓掌,所以美国人的历史都是体育老师教的,都要补课。这个老兄特别看重移民的问题,当然也是因为美国老百姓关心移民问题。

美国人对未来有很多忧虑,其中有一个忧虑就是人口结构。现在美国3.12亿合法公民,还有1200万非法移民,在3.12亿合法公民中,白人是第一位,下面是墨西哥,大概6000多万,黑人4000多万,亚裔2000多万。我们三波人,他们叫有色人种,拉美裔、拉丁裔、黑人、亚裔,1.2亿多,白人是1.9亿不到。新出生的孩子,现在6岁以下的孩子50.2是少数族,白人现在已经绝对少数,意味着12年以后,18岁的投票者,少数民族是多数了。现在美国最担心的是拉美裔,首先合法公民已经排第二位,非法的1200万95%都是他们,而且这些人绝对不会回去,到处瞎跑,警察也抓不着,所以实际上在美国本土现在住了7000拉美裔。美国白人女孩一辈子生1.2个孩子,比欧洲、俄罗斯都好,但是墨西哥裔是天主教徒,天主教徒受宗教影响,是不能避孕,来了不能打掉,所以一个白人女孩一辈子生1.2孩子,一个拉美裔女孩一辈子生8.6个孩子。假设没有外来援军,这帮已经在美国的拉美裔就会改变美国的结构,几十年以后美国拉美裔将是第一大族群。现在美国人谁都不敢说,但心里都担忧,因为拉美化给美国带来的唯一好处就是美国足球非常好,其他都是负面的。我们有做过试验,一模一样的工艺,在墨西哥、越南、中国做,我们的效率是他的好几倍,越南还可以,跟我们很接近,墨西哥跟我们差很远。所以美国人内心非常着急,非常看重拉美裔移民问题。川普就大谈移民问题,得到很多选票,如果他当选,一定会认真对待这个问题。

第三个就跟我们吵架,叫贸易伙伴国,所以川普上台以后挺好,现在日本人非常紧张,日本、德国、韩国都紧张,为什么?要吵两次架,作为盟国要吵一次,作为贸易伙伴国又吵一次,我们中国就一次,所以川普上来可能是好事,再加上川普本身是一个商人,商人可以利益交换。中国现在手上的筹码还可以,我们不太喜欢意识形态,意识形态讲原则,没法交换。

中国现在有两个办法,一个办法是主席的无招胜有招,什么都不做。美国人把军队调过来搞tpp,在我们家门口舞枪弄棒,手都快脱臼了,中国还没有任何反映,还以为中国深不可测,其实中国就是没有办法。到2012年底,十八大以后是习主席执政,习主席是有脾气的,人家已经感觉到脾气很大,人家是少东家,少东家回来脾气很大,所以习主席在2013年6月跑到美国访问,他提出我们要搞新型大国关系,新型大国关系就是不冲突、不对抗,相互尊重,合作共赢,提出新型大国关系以后,美国人没有完全拒绝,但是也没有完全接受。美国接受的是第一条不冲突、不对抗,但是对第二条坚决不接受,我们要平等待遇就不给,合作共赢也不干,要我们多付一点,少一点。美国用一个很老的办法对付我们,有没有效果?有效,给中国造成了很多麻烦。自他提出回归亚洲以后,我们东海、南海的麻烦就多了,给中国添堵方面有点效果,但是从更大的角度来说,阻止中国崛起方面有没有作用?没有作用,所以这个东西是部分成功。咱们提的新型大国关系有没有效果?有点效果,但是也不是很成功。有什么效果?第一,宣传效果,实际上向世界和美国的一部分温和派表态,我还是想和你好的,如果搞不成是他的事,等于我们占了一个先手棋。另外赢的一点时间,因为提新型大国关系,总的意识要美国建立伙伴关系,美国总不至于一上来就拒绝,所以讨论了两年,对中国来讲就赢得两年时间。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,我们提了一个口号,这个口号是虚的,但是有点好处,占据了道义棋子,还赢得两年的时间,这是现在的两边政策和实际效果。

战术层面,我们无论怎么样吵,我们都保持对话,有了危机马上控制危机,无论如何不让危机升级,这是目前的战术状况。现行政策都有新政策,有点效果,但是效果不是很充分,在这个情况下,因为双方的战略都不是很有效,所以战术层面先把危机控制住再说。

中国长期战略大概是如下几个要点,美国长期战略我不知道,希拉里上台就是现行政策的延续,川普上台就不知道长期战略会怎么样。咱们中国的长期战略很稳定,第一,发展自己,这一点不能动摇,发展到一定程度,让美国不得不接受。美国这个国家本质上还是一个商业民族,商业民族不是那么一根筋,不是那么情绪化,所以当对手强大到一定阶段是可以接受。现在美国比你强瞧不起你,但是以后你特别强大,他会说土豪我们交朋友。我们现在就是往这个方向走。

另外我们在不与美国直接冲突的情况下,积极扩大我们的布局。比如这几年我们做的一些事,一带一路,金砖银行,亚投行,东方防空识别区,南海建岛,其实我们还是掌握节奏,跟俄国不一样,俄国有时候不管美国的想法直接干了,中国基本上还是把握度。比如说我们在南海建岛,这个事对美国刺激挺大,但是我们就是等美国去打叙利亚,卷入乌克兰的时候我们建岛。到去年6月美国发现我们建这么大的岛,我们马上报告领导我不建了。其实不是不建了,为什么建到6月底,因为7月份台风就来了,200多条船,其中大船也不多,多数船都是小的,有点危险,所以要赶紧回来,这是第一原因。第二原因是科学原因,南海建岛抽海沙,跟特制的水一搅拌变成地面,这是新工艺,世界上没有,然后要科学检验一下。有点像我们做完一个项目要找一个第三方检验一下,这个技术很棒,但是还要科学院、工程院来看一下,所以建到去年中就看一下,检验一下说行,以后再说。实际原因就是这两个,一个是台风,一个是科学要求,但是我们跟美国说,我们不建了。美国曾经有几个月很开心,还是我有面子吧。所以中国肯定比俄国的掌握度好一点。

第三,扩大合作面,用增量淡化存量,这是邓小平的改革方针,小平改革就是增量改革,叶利钦改革是存量改革,叶利钦上来就把国有企业卖了,他觉得这就是改革。小平不是这样,小平怎么弄?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,国营企业不动,积极引进外资,鼓励民营企业发展,搞多种经营,等到国有企业占gdp的比例掉到一半以下,这个时候才改革,这个时候国营企业跨了还有别的企业盯着,不会整个经济垮。不像俄罗斯的休克疗法,国营企业一卖,新经济又没有,一下国家就垮了,通货膨胀1.6万,百分之一万六,财富全没了,这不行。老邓改革不错,存量不改,增量不改。现在我们对付中美关系,我们问题很多,而且还解决不了,我们尽量把合作面搞大,竞争面占60%,合作面占40%,这个时候解决竞争面很难,如果通过努力,把竞争面减少到30%,合作面70%,虽然竞争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,但是在整个关系当中占的比例下来了,这个时候你再去解决就难一点。

第四,中国战略积极承担国际责任,原来我们承担国际责任也承担,但是没有今天这么多,而且承担责任我们也愿意给美国合作。这其实也是一个办法,领导事情很多,你经常帮他承担一点,这也是一个办法。还有我们内部讲我们尽量做到公平、到位,美国除了商业民族,灵活很好,他还真的是法制民族,特别讲程序,程序上到位,他就是输了,心理上也能接受,这一点要尽量做到程序透明、公正。美国有点烦日本,小动作太多,美国内心有点烦日本,日本跟美国人谈判的时候,美国人很生气,日本还总结他们跟美国人谈判是3个s。第二个是永远微笑,心里怎么愤怒,他都笑,弄的美国人不知道他的情绪到底怎么回事。最后一个是睡觉,你跟他谈判,他睡着了。他觉得挺好,实际上美国非常烦,他觉得这不是大国,大国就是直来直去。推荐关注微信搜索:神探007.我们中国现在就要这么干,有些具体的事情大家各自出招是可以玩点阴谋,但是总体来说中国崛起要坚持透明公正,让他无话不说。另外要尊重对手,因为美国还是了不起的国家,就算中国以后超过了他,你还要学习他如何崛起,崛起以后如何维持霸权,霸权衰退以后如何抵抗衰退,都有一些值得学习的东西,要尊重这个国家。

另外还有一个战略叫深入美国,现在我们跟美国谈一个东西叫bit,双边投资保护协定,这个有可能在奥巴马下来以前能有个局部的成果,完全谈成没戏。我们希望有个局部成果,有个底子,希拉里上来再接着谈,我们决心要谈成,会给美国提供更好的优惠,同时我们争取我们的投资在美国有很好的条件,这样我们国内资本有出路,因此我们资本到美国有出路,可以赚钱,控制市场。还有一个政治后果,如果中国最后能够得到非常公平的待遇,我相信有很多中国资本最后到美国去,美国的投资机会相对是好的,比较开放,比日本、欧洲开放,市场容量比较大,法制透明可预测,保护性也不错,所以第一是经济上有价值,第二是政治价值。

我们中国政府希望最后每个美国国会众议员的选区都有中国投资,中国都可以掌握上千张或者几千张选票,那就可以影响他的态度。其实美国众议员可以控制,因为美国3.12亿人,435个众议员,平均一个众议员选区大概是75万人,75万人的投票率只有30%,也就是20万左右决定他的命运,一般来说两个人咬的很紧,不会差距特别大,最后我估计也就差了一万张票或者几千张票,所以你手上要有几千张票,你就是他爹。中国弄的好可以把美国买下来,把美国国会变成第二个人大常委会,那就跳出修昔底德陷阱。当然我们还可以有其他的邪招,比如说让世界的乱局进一步发展,美国有一个毛病,他真的多元,在西方国家当中民主程度最高,当然多元有一个好处,老百姓有自由度和发言,但是也有坏处,建立共识非常困难。对美国来说,外部最好的情况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敌人,围绕这个敌人进行政治动员。

如果有两个敌人,美国就傻眼了,二战以前就是这个情况,有两个敌人,一个是黑色威胁纳粹德国,一个是红色威胁苏联。这个时候美国内部就吵,一派说他是敌人,一派说他是敌人,还没打,自己就打起来了。如果美国外面有三个敌人,我估计就开始晕,有四个就彻底找不着北。中国战略的任务就是确保有四个敌人,恐怖分子肯定是一个,俄罗斯很像一个,但是还不够,中国曾经想办法去扶植巴西,巴西实际上有潜力成为一个大国,但是他不上进,没办法。巴西这个国家真是好,850万平方公里,世界的“肺”亚马逊森林,在他们家,世界的“肾”亚马逊河在他们家,亚马逊河厉害到什么程度?它的水量是长江的8倍,它就是海,根本看不到边,而且在巴西一点黄土都看不到,全部是郁郁葱葱的,但是巴西只开发了大西洋沿岸一点,现在是2亿人左右,因为从来统计不清楚人数,大概估计2亿人左右。你去巴西谈饥寒交迫,他们彻底不了解,没有饥的概念,因为他们是热带,比我们广州还丰富,随便弄一点肯定吃的饱。寒也没有这个事,大部分特别热。最早外交部的朋友跟巴西人打交道,有个事要提醒他,特别是1月份到北京,一定要帮他买好羽绒服。缴外交部的朋友以前跟巴西人讲我们冬天挺冷的,他说行,没有问题,就带三件长袖、衬衣过来,他以为是短裤、短袖,三件长袖不多带吗?结果一出北京机场,冷的不得了,所以他没有寒的概念,饥寒交迫更没有。巴西人自己说上帝一定是巴西人,但是这个家伙不求上进,混日子,永远心情很好,傻乎乎唱歌。

中国前几年曾经想鼓励他,你们素质挺好,长的又帅,颜值又高,又聪明,你得争取当班长,所以我们2014年帮他建一个两洋铁路。美国后来工业化成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修了两洋铁路,1861年修大西洋、太平洋连通的两洋铁路,这是美国后来工业化一个重要的进展。拉美人一直想建,一直建不起来,内部矛盾很多,也没有技术,也没有钱。后来习主席前年去的时候,由我们来协调巴西和秘鲁,协调完之后我出钱,我出技术,因为中国现在建桥技术世界第一,世界最好的100架桥全部是中国的,所以2014年我们协调,我们给技术,我来帮你造,目的是把巴西西部也搞起来,让巴西进一步繁荣,对我们也有好处,对巴西的物资就可以有一个太平洋港口,他现在左右的物资都是对欧洲方向,如果两洋铁路一通,他的丰富物资就可以到太平洋港口,我们可以用,对他们也好。

还有一个战略目的,真的想扶持巴西,虽然条件其实挺好的,女孩子很漂亮,能歌善舞,就是没有上进心,所以中国前几年一直鼓励他,说你是天然的大国,不能废了,结果还是废了,巴西现在内部政局是一塌糊涂。总之这是一个战略思路,以后怎么做再商量,因为我们自己被他当做竞争对手跑不了,所以我们也要做一些准备。还有一个是国际乱局,抽象上对我们不好,经济上对我们不好,但是在战略对我们挺好。还有一个确保美国陷入债务危机。后面几个都是邪招,不能跟美国人说,前面几个都可以冠冕堂皇的说,发展自我,不与美国正面突出的情况下布局,这些都可以说,但是后面几个是邪招,只能意会,不能对外说。这是大概现在的情况,我们对外公开讲的战略,新型大国关系,美国总体来讲不否定,也不接受,战术层面什么情况下都保持对话,控制危机,战略就是我刚才讲的那些东西。

下面讲讲前景,中美关系的前景没有答案,即不能说中美必有一战,也不能说中美必定能跳出修昔底德陷阱,还取决于很多的共同努力,取决于运气。但是现在双方的精英层有一些共识,我们要在一些方向上共同使劲,一个是美国以基辛格代表提出我们跟中国要共同演进。这是很了不起的新思维,一般的美国人到现在还是看不起我们中国,但是基辛格这一代人开始知道中国潜力不可限量,所以他要求美国人改变态度。美国人很难改,美国人从建国到现在都混的很顺,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,所以一般不太愿意平等待人,都是要求你向我演进,没有我向你演进的事。反正基辛格先生一直在倡导必须和中国共同演进,我们要求中国改变一些行为方式向我们演进,我们也要改变,这是一个新的思路,这个思路在一部分美国精英层当中有市场。附带讲一下现在社会当中可能也有一点市场,比如说美国很多学校开始反思快乐教育,老是快乐,把孩子给耽误了,什么知识都没有学到,什么没有学到搞什么创新。

2013年美国有一个讨论叫虎妈现象,有一个马来西亚华裔叫蔡美儿,她是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,这位女士很漂亮,很能干,她老公是法学院院长,是国际法学泰斗,结婚生了两个女儿,从结婚到生女儿全部都是她管,基本上她老公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。蔡美儿就是按照中国的方式教育她的两个女儿,教育的非常成功,一个上哈佛,一个上普林斯顿,然后规定孩子一天多少分钟打游戏,弹多久钢琴。因为她的两个女儿很成功,有媒体去报道她,美国就把她叫做虎妈。之后就引起争论,你看美国的跟贴,绝大多数是支持她的,这就对了。咱们中国在学美国快乐教育,美国在学我们,这就是共同演进。还有一种变化,现在美国人开始喝茶,而且少数人已经开始知道好坏,现在白宫正对面有一家茶馆叫茶壶,生意很好。中国年轻人开始喝咖啡,所以中美两国还真在共同演进。这是一种情况,中美有问题,但是也在合作机会,两国政府的态度,一个是回归亚洲,一个是新型大国关系,但是两个社会经营层,一个是美国方面出现新的思路,共同演进,以基辛格为代表。当然美国也有人觉得跟中国共同演进不行,但是我更重视是基辛格这一派的声音。在共同演进当中要注意分担,我们中国确实要多负担一点责任,美国确实很多事情忙不过来,忙不过来我们帮他分担一点,他还是会感谢你。其实你在单位要上进,人家忙不过来,不想做,你去做,做好了大家就肯定你,以后老让你,最后你就崛起了。中国就是要分担一点责任,美国下面有一个难关,美国让你分担责任,但不愿意跟你分享权力,这是美国现在的问题。虽然在基辛格这个层面已经突出共同演进,还是在政策方面还是这个毛病,不愿意跟我们分享权力,这是我们的障碍,我们需要压着他去分享权力。

我觉得中美最后避免作战的可能性还是很大,避免直接冲突的可能性很大。虽然台海,南海都有危机,但是以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能力,每一步都会掐着美国的忍耐边界。我推算最后我们不是真动手打,而是把他挤出去,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。所以这是我们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可能性很大,但是中美不可能平等共治,像日本跟美国建立起制度化的伙伴关系做不到,因为中美两家太牛了,谁也不服谁。中美的前景叫功能性伙伴,或者叫两国协调论,什么叫功能性伙伴?我们不是联盟,我们是一个一个议题的合作可以做到,另外分歧控制也可以做到,如果能把议题合作充分利用好,把主要的分歧控制好,这就是功能性伙伴。

19世纪初,有一个拿破仑战争,法国崛起,横扫欧陆,英国带领一批国家搞了反法联盟,最后把拿破仑战胜。法国这个国家也就是拿破仑的时候打仗最厉害,但问题是那个国家的能量从那一次打完就没有了,从此就不会打仗了,清朝都打不过,所以法国是历史上打过还可以,后来就不会打仗了。最辉煌的时候是拿破仑时期,几乎横扫整个欧洲,但是在英国的帮助之下,俄国、普鲁士、奥匈帝国接成联盟,最后联盟赢了。赢了以后在英国推动之下开了维也纳会议,这个会议建立一个架构,叫欧洲协调。欧洲协调跟欧洲人讲他们都是知道的,就像我们中国人都知道文化大革命、改革开放。主要的要点是大国之间划一个底线,不直接兵戎相见,这是第一。有矛盾控制,底线不直接兵戎相见。第二,在某些问题上一定合作,有些问题选择性合作,这种体制让欧洲从1815年到1914年一战爆发维持大致100年的和平,所以欧洲历史上非常成功的东西。即不是联盟,又不是明确的对手,有点模糊关系的合作伙伴。我们叫功能性伙伴,要害就是两个,能找到一些议题进行合作,另外把分歧尽量控制住。

我个人推算,追求这样的目标是比较现实,可以做到,虽然我们会有一些摩擦,如果我们控制的好,时机掌握的好,准备的充分,美国被我们挤出南海、台海,但没流血,没流血以后美国可能真的接受中国,成为平等伙伴。中美两家以平等伙伴关系在很多议题上展开合作,这就是功能性伙伴,是中美关系能达到的最佳状态。如果实现这个状态,对中美好,我相信对世界也是很好的,中美打起来对世界肯定不好,中美完全合在一起整人家也不好,就是我讲的功能性伙伴这个状况最好。

全部评论
登录注册      
发表评论
军事首页 - 国内要闻 - 国际热点 - 海外奇闻 - 历史揭秘 - 社会百态 - 军事酷图 - 幽默搞笑 - 武器图片 - 美女诱惑
京ICP备13035727号 合作QQ:674689325
爱上风流离婚女人该咋办?